小黄文、标题党、谣言造假、虚假营销……它们在微信里是这样被干掉的互联网

2020-06-22

如果你年初在家隔离期间没有从任何渠道看到这篇文章,那很大可能是你朋友圈里的「海外华商」太少了。如何覆盖全球华商?只需要改个国家、名字,换多个公众号,就能轻松让每个国家的华商都「太难了」。

一套文字模版,标题换个关键字分发不同渠道,立刻就有目标读者信以为真,将其积极转发。这几年里,微信里的违规内容进化再进化,大部分都已经没法让你分辨真假。

图片来自:沸腾

在微信「红线」边缘淘金的「标题党们」

标题党,一种特殊的「文体」。看这标题你觉得世界不会好了,末日即将来了,看完正文你觉得世界还是那个世界,我也可以继续期待明天的「文体」。内容正经,标题夸张,那这类内容就是 100% 的标题党。但如果内容和标题都在浮夸性上保持了一致,那这就不是标题党了,而是谣言。

在「微信恶意营销和违规外链治理」为主题的守护者计划大会中,微信产品经理蒋鹏就对我们介绍了微信对标题党的分类、升级、处理。在微信看来,标题党分为三类:

1、煽动、夸大、恐吓、侮辱的标题党

举例:《吃了这个的人,没人能活到第二天》《这个人禽兽不如,但竟然……》

处理办法:这类标题党非常恶意,即便在微信公众平台所占量级不大,但一旦出现的话,处置力度也是最大的。微信会给予能力封禁,若该账号经常发类似内容,微信也会直接采取封号措施。

2、通过性联想、迷信内容、紧急通知等误导标题党

举例:《小姨子和姐夫光天化日下做的这种事,背后竟然有隐情》《紧急通知,三小时前发生的这件事,XX 区的人都要知道》《背后没有这颗痣的人,都可能和他一样下场》

处理办法:与色情、低俗相关的标题党,在微信生态中也会受到较大力度的处罚。

3、养生类型的标题党

举例:《茄子不削皮洗洗直接吃,妙处多到想不到》《铁锅里面加陶锅,炖汤竟然更有营养?》

处理办法:这类内容危害相对较小,但因为中老年用户喜欢看也喜欢分享此类内容,微信选择了和科普中国等专业的机构进行合作,把这类内容专门在识别后进行推送。

但标题党其实也是只是微信生态中的一部分「黑水」,微信的「下水道」里还有更多以内容和运营手段在「注意力经济」时代牟取利益的组织和平台。比如经常造谣名人去世的文章,在疫情期间用「钟南山提醒……」做标题的谣言,他们就是为了吸引你的关注,吸引你的注意力。

作为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用户聚集地,微信不缺流量。而如何从微信「薅」流量,把「薅」来的流量引导到外部网站进行变现,这就是黑产烦恼的问题了。因此,有不少专业团伙在微信上做着恶意引导流量、恶意制造流量的生意。

用夺人眼球的信息去诱导正常用户访问特定页面;通过奖品等很多不会兑现的利益诱导用户关注、转发;会通过一些老旧内容寻找目标人群,获得认同和高黏性。开头提到的「华商难」,就是一个利用洗稿引流公众号「矩阵」。你看到的不转不是中国人、标题党、虚假红包、低俗文学、地摊文学、历史虚无野史这类内容就是钩子,把你钩进去,再想办法把你变现。

图片来自智友论坛

不少刷单、刷量的产业也在这过程中迅速崛起,比如「华商难」的案例中,除了特定内容吸引用户的引导流量的模式,也包含了控制大量账号进行人为刷量的操作。从一开始的代理 IP 协议刷量,到人工刷量,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人工众包刷量。平台派单,普通用户执行任务领取报酬向「机器+人工」的组合模式进行演变,整个产业链越来越完善,发展越来越多元化。

社交账号买卖黑产

在这种情况下,创意内容没有流量表现重要,信用体系开始受到冲击。微信安全风控中心总监钟广君表示,这个产业链之所以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,是因为我们对恶意流量相关环节产生了「上瘾式」的依赖。

所谓的「流量依赖」就是黑产制造流量获取利益,流量需求方凭借流量吸引资本或者舆论关注,资本舆论又依靠流量赚钱,赚取更多的利益,这种是一个反复循环的过程,但是实际上恶意流量对行业产业产生了危害是明确的,比如说恶意流量容易形成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经济环境。

虚假流量是每个平台都烦恼的问题

引来流量后,黑产下一步会怎么做?

黑产控制这么多流量,他们会怎么用呢?

一部分流量可以直接给微信里的「黑五类」进行宣传,让人去增高、丰胸,继而完成流量的变现。比如前面就是低俗的色情内容,也就是我们说的「小黄文」,通过这类最容易吸引流量的内容让用户点击。但话锋一转,文章后半部分就可能是广告话术,向你兜售保健品、性用品、计生用品……将产品夸的神乎其神,让你觉得不买错过一个亿。

除此之外,黑产的变现基本通过引导流量到外部的网站来实现的。

打码内容为色情内容

首先比较常见的就是书城,黑产可以从正规版权网站剽窃文章、小说等比较高质量的内容,然后通过改题目,改人物姓名让人无法分辨,最后从其控制的微信账号中发布一两章的章节,感兴趣的读者就会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,通过里面的链接把用户引导到外部网站的书城网页。如果用户想继续看这些小说就必须充值,这就是变现的方式。

这种方式不仅涉嫌侵权、剽窃,还是用恶意流量获得营收,成本极低,获利极高。而这类跳转外部网站的方式,也可能跳转赌城等非法机构,让人在上面投入资金。这些流量成为了很多黑产的「流量池」,需要的时候就收割一波。

再就是恐吓类型的「强制性」打赏,比如说「不打赏厄运缠身」「不破财的接下来有血光之灾」「别让这个诅咒在你这里停下」。到现在讨吉利的打赏也越来越多,「给我 8.88,你今年就能发发发」「打赏此文,身边属鼠的幸福百年」。这类打赏都是利用用户的恐惧心理和迷信心理进行敛财,他们让用户选择破财消灾、捐功德。

在获取流量后,不管是让你看广告还是购买、打赏,都是为了把流量(你)换成真金白银。

斗智斗勇背后,封号难封人

在这些灰产背后,平台一直在和他们斗智斗勇。

针对侵权、谣言、标题党内容,微信就会通过官方平台的告知让读者知道这个内容不能相信。

针对恶意流量需要大量注册微信公众号以完成规模化的情况,微信分别在 2018 年 2 月和 11 月调整了两次公众号注册上限,现在同一身份证注册个人类型公众号数量上限为 1 个,同一企业、个体工商户、其他组织资料注册公众号数量上限为 2 个,限制了造号集团的规模化。

今年 3 月,微信也开启了为期 100 天的「清风计划」内容生态治理专项行动。针对微信各环节内容生态进行治理,进一步清理标题党、恶意引流、低俗炒作、地域攻击、传播伪科学等内容。同时通过技术审核、人工巡查和用户举报等多种方式,加强内容治理。

自今年一月以来,微信已对超过 100 万条确认违规的外部链接进行处理,用户举报量整体下降 35%、诱导分享类链接下降 40%,红包欺诈类持续下降 60%。

但这个打击也并不容易。法律在打击恶意引导流量的行为时,需要看发布的内容是否有依据,由于很多事件往往处于不断变化之中,难以第一时间做出认定。二是法律规定的「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」的认定没有一个明确的评判标准,三是在传播虚假信息主观故意的认定上,法律难以认定普通个人用户转发是否属于故意传播虚假信息。

腾讯安全战略研究中心的赵玉现就表示,平台打击是有效的,但平台只能打击作恶的内容和账号,不能打击背后的人。他表示平台和黑产的持续对抗会继续存在,但完全根治很难,因为它受到利益的驱使就会不断的去做这样的事,我们还需要法律、平台、行业联动进行全方位的治理。

我们前面的打击是针对信息和账号,你可以处置它的信息,处置它的账号,但是对于这些人的触动可能就不太够。因为他们有利益的驱使会不断的尝试,试图绕过你的策略。即使封了它的号他也可以换一个号,他也可以换一个企业主体或身份证注册。

作恶的人还在,作恶的成本很低。

1
3